第纳尔是科威特当地的法定货币,面额最大的是20第纳尔,最小的是四分之一第纳尔。

巴林是一个临近波斯西岸的一个岛国,巴林第纳尔是巴林的法定货币,最大的面额是一张20第纳尔,最小的为0.5第纳尔。

主要流通于阿曼这个国家,该国家位于阿拉伯半岛的东南部,是阿拉伯半岛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

在1950年之前,约旦使用原有的巴勒斯坦镑,该货币与英镑等值,后来开始发行自己的货币,刚开始与美元与英镑等值,后来直到1974年开始浮动汇率。

英镑是英国国家货币和货币单位名称,主要有英格兰银行发布,除了英国使用“镑”作为货币单位之外,一些英国海外领地的货币也是用镑作为单位。

欧元是欧盟19个国家的货币,另外,欧元也是非欧盟中6个国际以及4个袖珍国也都不同程度的使用欧元。

瑞士法郎是瑞士以及列支敦士登的法定货币,由瑞士中央银行发行。由于瑞士邻国都是用欧元,所以后来瑞士境内也开始流通欧元,直到2015年瑞士法郎与欧元脱钩。

美元是美国的法定货币,美国联邦储备系统控制、发行。现在流通的钞票中99%以上为联邦储备券。

加拿大元是加拿大的官方货币,由加拿大银行统一发行,最大的面额为100的,另外还有1元、2元以及5、10、25分的面额。

新加坡元是新加坡的法定货币,分为纸币与硬币两种,于2004年开始发行,最大面额为10000新加坡元。

其实早前几年,美元地位还是在第七,今年就掉到第八了,有观点认为,在美国高通胀压力下,将进一步削弱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均对凤凰网《风暴眼》表达了相似的观点——美元地位的强势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挑战。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独立经济学家谭雅玲早前在接受凤凰网《风暴眼》采访时表示,“削弱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是一个“伪命题”。

谭雅玲认为,实际上当前美元的地位不是在削弱,而是在加强,因为美元的特权和特殊地位,是目前任何一种货币所没有的。“俄罗斯也说去美元好几年了,但现在真正去美元了吗?并没有,即便有也只是非常小一部分。”

在他看来,人民币远远没有达到可以替代美元的地步。“再过三十年能撼动吗?五十年能撼动吗?我觉得不大可能,这是一个常识,因为国际化是个长期过程,有些人老是想当然的有种情绪,好像我们起来了,把美国替代了,那不是白日做梦嘛,不可能的事。”

邓海清亦认为,短期内看,人民币难以撼动美元的地位。“2021年10月以来,人民币跨境支付份额迅速提升,但也仅从1.85%提升至3.2%,而美元份额维持在40%上下,本轮人民币份额的上升,相对应的是欧元、日元份额的下滑。从官方储备份额占比来看,人民币仍低于日元,占比2.6%,而日本则为6%。我们要提升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内的地位,仍然任重道远。”

显然,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轮换,仍根本上取决于经济增长及对全球经济的辐射能量,这是随着经济增长自然而然将发生的转换,也就意味着,要撼动当今金融秩序下的美元的地位,依然是一个长期课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