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意的境界是无数画家锲而不舍的探索和追求的目标。大写意花鸟画包含着丰富的内涵、宏大的意境、生动深厚的气韵以及张扬的个性、独特的精神内蕴。正是这些,铸就了大写意花鸟画的“大意境”,形成了大写意花鸟的“大风范”。

作品多次在国家级画展中获奖,部分作品入选《中国大写意现代艺术精品集》、《当代绘画艺术百科》、《河北书法选集》、《大写意美术选集》并被国内多家美术馆、博物馆及个人收藏,其中作品,作多次在中国书画报、珍藏美术报、世界艺术家联合报、等国内外各地区报刊上介绍发表

潘子民老师的作品在笔墨上得益长期书法训练的基础和厚实的人生阅历;在绘画的境界上,他却得益于对人生达观而又出世的认识高度。而要论老师对花鸟画创新方面的认识与思考,则更多地是得益于他对西方美学史的研究及中国传统文化的领悟。上述几个方面,推动了他大写意花鸟画的深度探索与实践,这种利用自身丰厚的人生阅历,来整合自“西”而“中”不断观照所形成的笔墨语言与从“中”到“西”领悟到的绘画精神,形成了他非常独特的审美经验与取向,在当今大写意花鸟界具有很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大写意的境界是无数画家锲而不舍的探索和追求的目标。大写意花鸟画包含着丰富的内涵、宏大的意境、生动深厚的气韵以及张扬的个性、独特的精神内蕴。正是这些,铸就了大写意花鸟画的“大意境”,形成了大写意花鸟的“大风范”。大写意花鸟画以自然为美,以真为美,以无极为美,画者在大写意花鸟画中赋予情感之后,直抒胸臆,通过抒情、寄兴等方法来陶冶心灵。纵观大写意花鸟画,可以发现其意境是非常宏大的,可谓揽天地造化,以形写神,对“形象”与意境的辩证关系有着很强的把控。画家游历名山大川,身处自然界,其内心得到了净化,在感叹造物神奇的同时,以高瞻远瞩之感泼墨绘就了一幅幅极具意境的画作。因此大写意花鸟画并不在细节上过于考究,而是在墨、色和笔上有高度的概括,收放有度。而这种以形写神,收放有度,后来被齐白石概括为“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就会忘记抒发自己的情怀和情感,不能把自己对物象最真实的感受画出来。既能够尊重客观物理之真实,又能够不拘泥于物象本身,通过对形象的意象化处理,达到神似的艺术效果。看似无意,实则有心。

从“神采”和“风度”的角度来看,写意花鸟画与气韵之间是存在紧密关联的,夏文彦曰:“气韵生动出于天成,人莫窥其巧者,谓之神品。笔墨超绝傅染得宜,意趣有余者,谓之妙品。得其形似而不失规矩者,谓之能品。”气韵往往是上天赐予的,人们不加外力的雕琢方可称之为书画中的极品,进而彰显出优雅的美丽,这恰恰是写意花鸟画卓尔不凡、气质优雅最为根本的体现,显然是写意花鸟画的最高层次。齐白石老先生则认为艺术的表现力主要体现在内心丰富情感表达,以及主观的精神情趣展现两个方面,并不是在写实方面客观的呈现,也就是说不要求形似,而是要求神韵的追求,展现出生动的气韵,这恰恰是卓雅品质的最终呈现。这一观点于大写意画派的众多绘画大师之间高度吻合,更加倡导绘画技艺的实践与揣摩,天赋与不断的努力必然会造就出写意神品之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