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未,专业画家,笔名一花一叶斋,圃堂,未斋等。天水齐寿人,幼随父亲杜廷楹先生学习书画。后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师承张之光、萧焕教授。主攻大写意花鸟画,取法吴昌硕、齐白石、八大山人、潘天寿、朱屺瞻、陈子庄、石鲁、崔子范、王憨山、陈大羽等诸家,兼作书法、篆刻。

◆中国艺术多来自于观念方面的文化与思想,来自于人本与心理的性灵、精神、体悟和情感,包含了艺术风格的平淡、天真、简远、雄厚。中国艺术美学往往把这种种极难形容的东西称为“意”,是因为对这种意味的体会不同于一般的经验认知,它应该是比一般经验更为深层的、更难以言说的深心体验。

◆画家是孤独的,画画需要一个人静静地想,静静地画,享受一个人的世界,灵感像幽灵一样在画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来,钢铁在红的时候铁匠会一锤一锤砸下去,画家在孤独中像铁匠一样享受灵感,心底浮躁不会出好作品。我喜欢在笔墨中行走,那是我的世界,我可以在这里随心所欲的抒发自己的感情,我只管画,一直去画,个性是画的生命,要做一个有个性的画家,他不受别人的指导,他会尽情地发挥他自己的美,一个人走路,享受过程。

◆艺术离不开生活,大写意花鸟画不能闭门造车,也要深入生活,深入乡村,去发现,去描绘那些身边熟悉而又质朴的瓜果树木,花草鸟虫,乡间逸趣……。

◆就绘画而言,到最高级阶段,一个画家最大的困难就是朴素了,能不能再朴素一些,真诚了,能不能再真诚一些。

◆“在反映现实生活时,花鸟画不像人物画那样,能够直观明了地表达,花鸟是通过一些指代、象征的手法去传达创作者的意图,以花代言,以鸟传情,寓情于景,寓情于意。”

◆大写意花鸟画难,难就难在要创造程式,又要打破程式,形成风格,又要突破风格,不能被固有模式束缚,以自己成熟之语言迈向自由之境。

◆大画当作小画来画,可以放笔随意挥洒,小画当作大画画,可以“心细”,小中见大,天地空阔。

◆忘记顺序,这一点对写意画太重要了——画写意画不要顺序。我们学习画画的时候是有顺序的,但创作是没有顺序的。如果创作时忘不了这个顺序,就会画得很机械,也会缺少变化。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就是画面的效果“意外”。

◆喜欢在野画家的轻松自如,无拘无束,尽抒性情,无负担、重意趣的自由之态。

◆程式本身就是一种美,大写意看似随意,其内部也包含一种固有程式,这种程式是灵活的,内在的意象,表现在外就是画家的个性语言和笔墨修为。

◆看得多了,画得多了,画笔一动,自然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说,绘画最重要的不是技巧如何精湛,而在于作品是否蕴有内涵。

◆中国画讲画理、画情、画趣。一幅画的内容是好的,但总要有情趣才能打动人心。要善于体现自然界中不大为人注意,或者是可能会发生的一种机趣,从而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感受和回味想象的余地。“要画得引人生情,画家要先自动情。”

◆陈子庄的画很多人认为是野路子,因为他在当时的画坛并不是主流,也不愿意去跟随时风,他认为与“官方”绘画传统完全不同的“在野”的民间绘画传统。他曾说:“最好的东西都是平淡天真的。”还说:“我追求简淡孤洁的风貌,孤是独特,洁是皓月之无尘。”简淡是中国艺术的至高境界,所谓灿烂之极复归平淡,是艺术也是人生的体验。

◆笔墨是反复修练出来的,长期积累实践的结果使中国画达到笔精,墨纯的效果,在对立统一中求变化,在变与不变中求统一,在虚实相生中求画面的情调与韵味。

◆构成形式美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程式的运用。使陈杂和紊乱的自然形象条理化,简单化,理想化,而方法却是极其经济地运用一个概括的单元……这个概括的单元叫程式。前人的程式只能作为起手,一旦进入创作,就应该到自然界中采掘自己独到的程式,面对生活,用自己的程式,表达自己的情怀。

◆练形不如练意,练意不如练笔,练笔不如练气,以气贯通运笔之中,再现形象,美是抽象的,越是具象离美越远。

◆画画是高级的艺术,是给自己和知己者画的,给不懂艺术之人画画,是很痛苦的。艺术终究是为少数人服务的。

◆著名画家周思聪先生曾经说过,雅俗共赏不是衡量艺术的标准,曲高和寡才是真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