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文与妻子崔根娣共育有3个孩子,女儿是老大,叫王亚萍,两个儿子分别叫王亚军、王亚民,都是王亚萍的弟弟。王亚萍高中毕业后,曾在工厂上过一段时间班,后来成为个体户,靠做白酒生意发迹,身价过亿,成为上海富豪,但她很爱国,多次拒绝去美国定居,一心只想做好中国人。因为父亲的关系,王亚萍的身份多少有些“敏感”,在上学时,别人问她父亲是谁,她总是笑而不答,而她的两个弟弟也都生活得很低调,都是成功的生意人。

1934年12月,王洪文出生在绿园区西新乡开源村。父亲王国胜,母亲王杨氏,二人都是老实勤恳的农民。那时候,农民的生活很苦,为了能填饱肚子,8岁时,念了几天《百家姓》的王洪文就开始给有钱人家放猪。1951年初,王洪文在没有和父母商量的情况下,坐着马车到长春,报名参军,后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最初,王洪文只是一名普通的通信兵,但因为他表现积极,热爱学习,工作努力,组织吸收他入了党,又提拔他当上了军官。1956年,王洪文转业,经过简短的培训,被分配到上海国棉十七厂。十七厂是大厂,员工有数千人,王洪文当时的身份是工人,不懂技术,他就跟老师傅去学,也时常翻看一些纺织机械技术方面的书籍。

因为年轻好学再加上头脑灵活,王洪文很快便得到了车间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被选为党支部委员。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洪文认识了厂托儿所的保育员崔根弟结了婚,崔根弟文化不高(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也不爱斯斯文文,和王洪文很能谈得来,两人很快就结了婚。

婚后不久,王洪文被派去崇明岛开垦劳动,直到1964回到国棉十七厂,厂里为他安排了新的工作——保卫科任干事。王洪文的身份这才由一名工作变成国家干部。在这期间,王洪文与妻子崔根弟的3个孩子亚萍、亚军、亚民陆续出生了。

1966年,王洪文发起组织“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当上司令,随后,背离革命道路,越走越远,最终沦为主犯之一。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女儿王亚萍已经上学懂事了,有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她顺手撕掉了墙面上的一张大字报,回到家里,却受到了母亲崔根弟这样的批评劝阻:大人们的事,你少管!

也许,从撕大字报的那一刻起,王亚萍就隐约意识到了自己的父亲王洪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从此,别人再问她父亲是谁时,她总是笑而不答。而王洪文在“风光”中,似乎有了某种不详的“预感”——1972年,王洪文从上海到北京担任党的副主席之后,曾向崔根娣提出过离婚。

当时,王洪文让秘书廖祖康从管理处借了500元钱,让廖祖康带着儿子和500元钱一起来到了上海,说是“宁跟要饭的娘,不跟做官的爹”,他把儿子带回来,是因为他那顶“乌纱帽”,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家摘掉了。到那时,他就不是做官,而是要坐牢。又让廖祖康转告崔根娣,他和崔根娣离婚,也是为了崔根娣好。

崔根娣因为自知粗浅,一直觉得自己可能不适合王洪文,在内心总有一种失落感,就对廖祖康说:“他的好意我明白,只要把孩子给我,我会答应离婚。从今后,他做他的官,我做我的工人,各人走各人的路。”但说归说,两人的离婚手续却一直没有办,而因为有离婚的说法,崔根娣一直在上海安心带孩子,一心当工人。

1976年10月,王洪文倒台,王亚萍已上高中,有天,放学回家,推开家门,她看到母亲和弟弟在一起哭,心里也便一下子明白发生了什么。

在母亲和弟弟的泪水里,王亚萍高中毕业后,在上海一家工厂上了不长时间的班,过着从家到工厂两点一线的生活,使她很快感到枯燥无味,于是,她便想辞掉工作去当个体户,做一些小生意了。

当王亚萍把自己的这一想法告诉母亲崔根弟时,让她没想到的是,崔根弟不仅没有反对,反而拿出家中的积蓄全力支持她,这让她在创业之初有了不少信心。起初,王亚萍只是做一些商品百货的生意,后来,随着人际圈的不断扩大,她开始了一些思考,总想把自己的生意做得更大一些。关于思考,王亚萍从小似乎就有这方面的“特长”,因为父亲的关系,她不怎么爱与别人交流,常常独自想一些问题。在工厂上班后,母亲要求她安安稳稳地工作,保住自己的饭碗,并叮嘱她不要提及父亲的名字,所以,她与外人的交流也不是很多。

思考中的王亚萍分明一直在等待一个把生意做强做大的机会,这里面也有她不甘平庸的梦想。很快,她发现高端白酒的利润相当可观,当即决定从白酒行业入手,自己生产白酒,打造自己的品牌。结果是她生产并销售的一款白酒,很快便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并在她的辛苦培育下,仅用了几年时间就将她变成了上海小名气的富豪。

人怕出名,王亚萍取得的成功很快引来关注,最初是有人邀请他去国外旅游度假,别再辛辛苦苦地待在国内了。甚至有人劝她移民美国,享受很多福利政策,生意可能会迎来另一个高峰。但这些都被她无一例外地拒绝了,在她的心里,美国的空气不比中国的甜,外国的月亮也不比中国的圆,而她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不管是过去过平常的生活,还是今天面对生意的成功,她都因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骄傲。

对此,王亚萍说:“因为父亲,我和家人的生活曾经有过很多困难,但我们在这里扎根生长了下来,这里就是我们永远的祖国,要我改变国籍不可能,无论如何我都得为自己的祖国做贡献。”听了她的话,那些劝她的人也便不再劝了,那些来邀请她的国家也便不再邀请了,她一直安心踏实地做生意,并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自己同样经商的丈夫,两人相互扶持,一起奋斗,很快,身价就过亿了。

今天,人们都说王洪文遇到了一个好妻子,是她把王洪文的三个孩子拉扯成人的。但事实是,除了崔根弟,王亚萍、王亚军、王亚民也都不错。王洪文1992年病逝之后,崔根弟带着孩子们回到王洪文的老家,在那里和王洪文的家人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王洪文有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即王洪武、王洪双、王洪全、王桂兰,在这些弟弟妹妹中,除王洪双在1958年参军,1962年转业到陕西省工作外,其余都在当地务农,当年都没有沾上王洪文的光,因而也都没有受到牵连。

王亚萍对叔叔、姑姑和弟弟们说:“他(王洪文)是他,我们是我们,我们现在重要的是维护好这一份很好的亲情。”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心态,王亚萍才有了后来在生意上的成功。

如今,王亚军、王亚民和姐姐王亚萍一样,也有着不错的生意,也和姐姐王亚萍一样低调为人,不愿多提及自己的父亲。其实,对于普通人而言,人生很简单,就4个字——做人、做事,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还能有两个字可以提升境界的话,那一定是爱国。关于这一点,王亚萍分明是做到了——她虽然只是一个生意人,但从来没有埋怨甚至嫌弃过自己的祖国,并和千千万万个中国人一样,为祖国的发展,在自己的行业和岗位上,默默而不停地努力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