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广陵国到了。”属下的话,打断了东汉第一代广陵王刘荆的思绪,拉开车帘向外看去,映入眼帘的是纵横交错的街道、鳞次栉比的房宇。这是一座热闹非凡的城市,人烟稠密,熙熙攘攘,歌声、笑声、喧闹声,如沸腾的波涛,直冲云天。

公元58年,汉明帝即位不久,刚被封为广陵王的刘荆被送出洛阳,前往广陵国。汉代的广陵国是分封的诸侯国,其范围在今天的扬州、江都和高邮一带,这一地区环境优美,物产丰富,公元前117年,汉武帝刘彻的儿子刘胥被封为西汉第一代广陵王。及至刘荆,已经是第七代广陵王了。

刘荆摩挲着手中的广陵王玺,心中想的全是“凭什么是刘庄即位”,也正是这份自负,导致了刘荆的悲剧。因为多次出言冒犯皇上,朝中大臣纷纷上奏,请求严惩。最终,刘荆选择了自杀。此后,朝廷也取消了广陵国。

扬州市甘泉中学九(1)班同学邵万晟一段字正腔圆的扬州评话——“甘泉山的传说”赢得了台下观众阵阵掌声,这是邗江区“不忘初心跟党走 争做时代好少年”主题教育活动暨扬州市甘泉中学2022年元旦文娱汇演中一段精彩演出。

文化兴校是学校发展的必然使命,校园文化建设也是实现立德树人教育根本任务的有效路径。学校管理的最高境界是文化引领,文化是学校的根与魂。每一所学校都应该在融汇历史传统、当下实践与未来发展的基础上,锻造热气腾腾的学校文化。

甘泉山在邗江区甘泉街道境内,其地势在区境内为最高。山上有口泉井,泉水甘冽,得名甘泉,由此,山名也为甘泉山,而历史上的甘泉县、如今的甘泉街道都因甘泉山而得名。

甘泉山,准确地说,应该是土墩子,却是一座文化宝藏。北宋乐史编著的《太平寰宇记》卷123记载了厉王胥冢,还引《郡国志》:“广陵厉王胥冢,岁旱鸣鼓攻之,辄致云雨。”也就是说,西汉广陵厉王刘胥能够呼风唤雨,保佑一方。需要注意的是,乐史在这里没有提到甘泉山,不过刘胥能够“致云雨”,留下了与甘泉山联系起来的想象空间。明代的《嘉靖惟扬志》是现存已知最早的扬州地方志,不过包含山川在内的三卷散佚了,无法直接看到关于甘泉山的记载。古代地方志的编纂,其惯用手法是后代抄前代。清《光绪增修甘泉县志》卷二《山川》就抄录了明代《嘉靖惟扬志》关于甘泉山的记载:“山上有七峰联络如斗,平地错落,诸圆冈凡二十八,如列宿拱斗然。”即甘泉山共有7座山峰,如同天上北斗,山脚周边还有28个丘冈,仿若众星拱卫。把普通的山丘与天象联系起来,则是上升到一种哲学的高度了。到了清代,甘泉山的故事传说最终定型,涵盖了丰富的天文、地理、人文等内容。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二三《南直五·扬州府》江都县载:“甘泉山,府西北三十五里。高二十余丈,周围二里。山有七峰联络如同北斗,平地错落。又有圆冈二十八,如列宿之拱北。上有泉甚甘,因名。”这种说法,为后世地方志所沿袭,成为了定论。

据《西山樵唱》载:“甘泉山,在府西三十五里,上有七峰如斗,下有二十余冈如列宿。”甘泉山亦称老山,高63米,占地约19万平方米,山有七峰、然非斗状分布,山上遍植青松翠柏,四季常绿。据地方志记载,老山为一代广陵王的墓葬。围绕着老山分布的大小不一的30余座土丘、山墩,并不是天然的高地,而是人工堆积起来的同这个家族有着密切关联的高坟大冢。根据调查和考古发掘,在老山北麓的郑庄有两座西汉时期的刘氏家族墓,位于老山东北的双山,是出土“广陵王玺”金印的东汉广陵王刘荆墓,位于老山南边的老虎墩东汉砖室墓,气势雄伟,蔚为壮观,其形制、规模等特征已表明是王侯墓葬,此外还有宝女墩、汪家山、吴家山、军庄、双墩、三墩等两汉墓葬。墓葬形制,西汉大部分为木椁墓,东汉以砖室墓为主。王侯墓规模宏大,结构复杂,随葬品丰富精美,体现了泱泱汉邦的大国风范和广陵国雄厚的经济基础。多数墓葬虽然在历史上先后被盗掘过,但广陵王刘荆东汉墓,老虎墩东汉墓,宝女墩新莽墓,妾莫书西汉墓,姚庄101、102西汉墓,巴家墩西汉墓等,仍出土了一批精美的文物。

千百年来,人们长期流传着“甘泉有墩就有墓,挖地三尺就有宝”的说法,在已发掘的汉墓中,出土珍贵文物千余件,其中广陵王金印为稀世之宝。如今在甘泉山上及周边地区还留有甘泉古井、灵雨台、凤凰窝、龙王庙、惠照寺、沉枪井、靴子塘、帽儿墩等遗迹。而甘泉山传说就是在这一特定的人文环境和历史遗存中衍生出来的一个个动人故事。这些故事传说将这里独特而神秘的山山水水娓娓道来,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记忆。

学校地处甘泉,我们把“根”与学校教育价值定位紧密结合,就定格了我们学校文化品牌“甘泉汉文化”(非遗“甘泉山的传说”)。地方文化给了教育者许多的深思,教育也产生了教师与学生,教与学互动方式的觉醒,这种觉醒也是一种哲学顿悟,所以我们将甘泉汉文化与学校教育的价值定位紧密结合有着天然的契合。

扬州市甘泉中学的根在哪儿呢?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汉文化浸润甘泉老山,也滋养着百年老校甘泉中学。学校从传统文化中吸取精华,以“道德仁艺”为核心理念,打造幸福校园,成就幸福师生。孔子在《论语•述而》中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意思是一个人修身立己,进德修业要以道为志向旨趣,以德为依据准则,以仁为凭借依归,以艺为言行践履。“道”“德”“仁”“艺”是一个层次分明的有机整体,“道”是根本,立足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德”是基点,规范的是人与社会的关系;“仁”是核心,和谐的是人与人的关系;“艺”是涵养,关注的是人与自我的关系。基于此,结合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和学校历史、愿景,提炼出“三风一训”——校训:道 德 仁 艺;校风:明道 崇德 怀仁 精艺;教风:传道 授业 解惑 创新;学风:德馨 业精 善思 笃行,并在校园醒目位置呈现。

“道德仁艺”是学校办学的核心理念,更是一所百年老校的坚定信仰。培育有理想信仰,有品德操守,有仁爱之心,有一技之长的新时代接班人,这不仅是教育的终点,也是教育的起点。

学校以汉风营造信仰之家,已打造全方位融入汉文化元素的校园。立足校门口,汉隶书写的校名扑面而来,在校园入口处沿用“汉阙”的建筑造型来体现汉代风格;建成了樱花大道,同时重点打造了“明道、崇德、怀仁、精艺”四大生态园,皆以体现教育意义的、体现主题的名人名言、古代诗句点缀其间,让学生浸润其中,直接与汉文化对话;中心广场用“汉画像”造型墙来彰显汉文化,并通过瓦当、石阙、台基、画像石等建筑元素来体现;建造了一条汉文化长廊,用隶书、草书等书法元素,甘泉山出土的文物、甘泉山的传说等图片元素来装点汉文化,喷泉、“七星山峰”矗立中央。天圆地方的整体造型展现文化传承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文化氛围。另外,学校在每栋大楼以“汇泉楼”、“汗禾厅”、“精艺馆”等汉隶书法镌刻命名;在灯饰路标、厕所标牌、廊道扶手、活动场景、奖励奖品、书信书札、活动服饰等植入传统文化,体现汉代风格。除了整体的汉化风格打造,学校在已落成的风雨操场内打造一个供学生参观、体验、实践汉儒文化的“华服小当家”体验室;在“憩园”边打造了一个供师生调适心境的“听泉湖”。

环境文化注重让人造之景和自然之景结合,让校园的桂花树、芭蕉树、松树、琼花、樱花等跟汉赋、《古诗十九首》对接,在植物标签上,既介绍纲目,也抄录古诗。让所有的人造之景和自然之景和谐,相互渗透,相互融合,产生巨大的教育生命力。

总之,让师生置身于浓郁传统文化的校园环境,“润物于无声”,让心灵的幸福感、自豪感、归属感天然回归。

浸润于汉文化的土壤,老师们着力于师德品质提升,专业发展成长,聚力教研合力。

荀子曰: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让教师在学校工作中有安全感、幸福感、价值感、归属感应该成为学校管理的终极追求。

追求自我的发展和完善,是人性中积极的一面,每个心理健全的正常人,潜意识里都有这样的人生追求。作为学校,就应鼓励教师自我超越,想方设法激活每个人隐藏于内心深处的理想和愿望,激活每个人的热情和潜能。使他们无时无刻不体验到,由于自己全身心的工作,不仅使学校工作步入了一个新的天地,不仅使自己的学生享受到优良的教育,更重要的是自身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自身的价值得到充分的发挥,从而真正体会到“工作着是快乐的、幸福的。

学校尊重教师,尊重教师专业发展的规律,逐步使社会期望更加理性的方面更加努力。我校立足乡村教育,升华“道德仁艺”内涵,助力教师专业发展,提升教师的校园幸福感。

在新课堂教学改革的背景下,教师们需要平等对话、心灵交流,思想碰撞,共同发展。当前“城乡二元”局面已经打破,学校主动与师范院校和各学术团体联系,构建城乡教师专业发展共同体以提高乡村初中教师职业认同感和归属感。

教师通过联合阅读,示范教学和案例研究,特别是通过系统的教师观察和反馈的形式,结成伙伴关系,以学习和分享新知识,提高教学质量并促进自身的职业发展。

主动构建教师队伍培养梯队,着力培养乡村卓越教师即:具有坚定的理想信念、高尚的道德情操、扎实学识能力和真诚仁爱之心的好教师。学校搭台子,铺路子,创条件打造属于我校的“大师”。学校重视名师队伍建设,市区级名师队伍不断壮大。占教师队伍的三分之一。他们在学校起到了示范引领的作用。

“道德仁艺”可以加强教师对乡村教育的热爱,对教学规律的探索,对专业提升的期待和实践,对优质教学的追求。学校重视师德教育,每学期签订协议,进行师德先进个人的评比。利用学习强国、政治学习、七泉讲坛等平台加强教师的理想信念教育。只有老师对教育、教学和专业实践抱有坚定的信念,才能练就具有从事乡村教育的过硬本领,才能培养出“留得住、干得好”的乡村教师队伍。乡村儿童,特别是一些社会处境不利的儿童,如贫困家庭儿童、单亲家庭儿童、留守儿童,需要教师多用关爱弥补他们“爱”的缺失。立德树人的目标方能实现。

于是2021年扬州市“最美教师”林海云如是说:“默默耕耘在甘中这片热土上,甘愿化春蚕,用才能让知识与智慧延伸;甘愿当园丁,用爱心和汗水培育桃李芬芳。”

日常教学中,特别是中高考的历史复习中,充斥课堂的都是历史的结论和观点,还有佐证观点结论的重要的史实。而那些史实,也只剩下枝干,鲜有生动的情节和丰富的色彩。教材选用的史实,一般也都是影响世界和人类命运的大事,很难觅见乡土历史中的小人物小事件。于是,课堂教学难免显得干巴,趣味寡然,教学实效性不强。在传统文化浸润校园的号角声中,甘泉山汉文化的研究与校本课程的开发,恰与扬州“文心”读书会“史料实证”的主题契合。于是一枚甘泉山出土的“广陵王玺”开始登上舞台,述说着一段波澜壮阔的大汉历史。”——龚红《中学历史教学参考》应运而生。

五、传承创新,开发课程学校组织综合性学习小组、社团走进甘泉老山汉墓,领略甘泉汉墓的深幽,老山北斗七星山峰风光,感受自然之趣;探访老虎墩等遗迹,询查汉文化之迹;走进地处甘泉的四星级旅游景点陈园,感受园林之美,体味文化清幽。组织学生撰写心得,汇编成册。2020年号称“天下第七泉”的甘泉老山汉墓古井井栏被盗,学校及时组织相关小组讨论撰写如何保护文物的小论文。

学校还开展汉代传统游戏、汉赋诵读、汉礼仪表演、汉知识竞赛等常态项目式学习,结合传统节日、开学典礼、毕业典礼、青春仪式等对学生进行传统文化教育,年底举行“汉风”辞旧迎新庆典,在活动中升华传统文化,达到传承的目的。

传统文化不仅在于传承,更在于发展。如何将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相结合,让传统文化再现其自身的生命力,这是需要思考和回答的问题。

1.课程定性:《汉朝那些事……》校本课程是一门以传承和发展传统文化为主要手段,以汉服饰与礼仪、汉乐舞与文学、汉科技与工艺为主要学习内容,以增强初中生的民族自豪感和家国情怀、实现伟大民族复兴做好精神保障的必修课程。是学校课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施五育并举和培养个性化人才的必不可少的重要途径。

2.课程的开发,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标尺,对《甘泉山的传说》进行修订。《汉朝那些事……》聘请专家指导,组织校内老师编写。

3.课程分《甘泉山的传说》、《穿越汉朝》(七年级),《考古甘泉》(八年级),《汉韵流芳》(九年级)

《穿越汉朝》:以历史的角度,从狭隘汉文化入手,以故事评话方式诙谐奇趣地讲述汉文化,通过与学生的互动,培养学生对传统汉文化的认同感和自豪感。

《考古甘泉》:以考古的角度,从汉文化以点促面入手,以活动探究方式来深入了解汉文化的艺术、科技、人文等诸多领域,通过动手实践来培养学生的工匠精神。

《汉韵流芳》:以汉文化精神的高度,从泛汉文化概念入手,以活动探究方式带领学生对广义汉文化的礼、哲、科、文等进行全面而深刻的了解,培养学生对汉传统文化的自信。

4.课程的实施。依据校本教材,在七、八年级开设 《甘泉山的传说》,“《汉朝那些事……》”。列入校本课程,每周一节,进课堂,进课表。《汉韵流芳》(九年级)这部分课程内容可以设计成PBL的项目式探究学习,学生可选一个课题方向自主探究,可以帮助学生掌握专研内容、开展深入学习的方法。

5.校本课程师资队伍。培训课程师资,立足校本培训为主。发挥语文、历史,美术、音乐老师的潜能,逐渐成立校“汉文化教育名师工作室”;邀请市内外汉文化专家辅导讲学;利用网络平台整合汉文化的相关知识。提升教师课程素养。在课程实施中,体现道德仁艺的理念,设计、开展好相关的主题活动,组织教师到相关历史遗迹和场馆体验汉文化的魅力。

路选对了,就会遇见美的未来。有根有魂的学校一定走得更长远,走得更坚实,走得更热烈,走得更自信。

扬州市甘泉中学地处千年古镇甘泉。甘泉以甘泉山上的古井“天下第七泉”而得名。围绕甘泉山周边地区大大小小有近40座汉墓,有极其丰富的汉文化资源。学校地处甘泉,学校把“根”与学校教育价值定位紧密结合,就定格了学校文化品牌“甘泉汉文化”。地方文化给了教育者许多的深思,教育也产生了教师与学生,教与学互动方式的觉醒,这种觉醒也是一种哲学顿悟,所以我们将甘泉汉文化与学校教育的价值定位紧密结合有着天然的契合。甘泉山汉文化的课程开发立足文化传承,培养家国情怀。结合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开发研制汉文化校本课程,依托学校社团,开设丰富多彩的活动课程。以学生的活动体验为主。体验式教育,是汉文化传承的教育方法。是在教师的启发和引导下,学生通过主动参与特定的活动或游戏,与老师、同学的合作探究互动中,获取个人的亲身体验,发展学生的自信心和胆识、情绪管理、自理能力、发现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它强调体验,注重学生的主体地位,注重活动的过程,着力组织和引导学生全身心地参与实践,在体验中感悟,在感悟中内化,提高思想认识,养成爱国爱家的核心价值观,实现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

以文化人就是要把学校文化“化“在全体师生员工的学习生活当中,让我们的“汉文化”在员工身上留下烙印,“传统文化润校园”、非遗项目建设给学校提供了一个创新载体,如果说“甘泉汉文化”是学校的灵魂,那么课程体系就是学校的骨架,是现有教学课堂的延伸升华和转型升级,重点就是把理念、资源、课程、方法、路径整合起来,形成实体化的新型学习环境。

建设好课程环境,不仅为甘泉汉文化课程建设做好保障,也为甘泉汉文化课程的实施创设了情境,营造了氛围,增强甘泉汉文化课程对学生的感染力。因此,学校为学生创设了汉风浓郁的环境,同时积极争取上级部门和社会的关注支持,争取扬州市文体局、扬州市双博馆、邗江区教育局、邗江区文体局、甘泉街办乡志编办、甘泉长塘陈园、樱花园基地、甘泉老山汉墓等资源共享。

体验式甘泉汉文化课程实施应该以学生自己学习、体验为主,它与讲授式、灌输式不同,强调体验。这种体验可以分为情感体验式,主要是学生内在情感方面的自己体验;行为体验式,主要是学生外在行为方面的直接体验;综合体验式,主要是多种体验的结合。

学生成长评价,重在学生参与活动的态度及表现的过程性评价,学科研发中心结合“互动反馈平台”、实行一学期一次的“教师评价、自我评价、学生互评”三结合的星级评价制度。

教师发展评价,依据课程设施策略,学校通过推门听课、填写问卷调查、查阅教师的课堂实录以及教师参加各项赛课的方式来进行过程性评价,评选出各个奖项。学期结束时,学校对教师的评价以开发的项目、参与的学生人数,学生参与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态度、情感、兴趣、教师的《课程纲要》、教案和效果等方面进行终极性评价,评选出“甘泉汉文化课程建设教学能手”若干名。

学科建设评价,根据学科建设的内容,采取多种方式积极听取师生在甘泉汉文化课程建设教与学的过程中反馈意见,及时调整课程建设的侧重点与兴趣点。提高课程受欢迎的程度。每学期初评,每学年总评,通过评价改进课程建设的管理。

学校有信仰,教师有力量,学生有希望。在汉文化的滋养下,学校是幸福的校园,师生是幸福的师生,甘泉中学,正行走在这条路上。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