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光阴的画卷宏伟,无数人影踏过,她也不过是其中短暂逝去的影子,她有着为人艳羡的身世,不为时人认同的婚姻,她的一生平凡又不平凡,让人不由奇异那一抹倩影的生平,

李鸿章作为晚清四大中兴名臣之一,委实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世人对他议论颇多,毁誉参半,如此一番对比,他的子女着实是称得上默默无闻,但今日,笔者要说的不是他,咱们的主角,是他的

在南京白下路273号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的东北角,有一幢格外显眼的方正小楼。这幢以青砖搭盖、红砖镶嵌的两层小楼,四周围围有回廊,屋檐下皆有雕花为饰,楼前的石碑上刻着“张佩纶宅”的字样。它还有一个民间称呼——“小姐楼” 。李菊藕便是它曾经的主人。

。女儿家当是需细心教养的娇客,李菊藕也不负众望,才思敏捷,蕙质兰心,张口诵诗,下笔千言。这么个宝贝女儿自是颇得李鸿章喜爱,眼见女儿到了适婚年纪,李鸿章着实发起愁来。

他有在朝廷上翻云覆雨的权势,女儿更是秀外慧中,巴望着他女婿之位的人自是不会少,其中更不乏一些门当户对的皇亲贵族。但毕竟是自己千娇万宠的宝贝闺女,怎会轻易许给他人,那些纨绔子弟也着实入不得他法眼,他投了不少心思,却迟迟下不了定论。

此时,张佩纶已然年至不惑,且先前已有两位妻子,与芳年二十,正是一枝娇花的李菊藕在一起比起夫妻倒更像是父女,但偏偏李鸿章看上了他的才华,再加上张佩纶以战止战的主张与他的心思不谋而合,李鸿章终是拍板定论,将李菊藕嫁与张佩纶。

这段不随大流的奇缘自是引得时人议论纷纷,想来李鸿章也免不了因此事为同僚挖苦,笔者也颇为好奇李鸿章定下这段姻缘之时李菊藕又端着何种心思,她是否惊异为难,是否埋怨过父亲的独断,但无论如何,落子无悔,事成定局,李菊藕就这么与张佩纶结了婚。

,但对李菊藕是颇有些心思的,由他撰写的《涧于日记》,自光绪十五年己丑正月初五日始,几无日不提菊藕,其心意从中便可知一二。且自古以来,心有诗文,落笔华章的男子颇讨贵女欢喜,李菊藕与张佩纶兴趣相投,日久天长,

两人婚后生活颇为平和美满,张佩纶曾写道两人月下对酌,酒不醉人人自醉,着实自在甜蜜。李菊藕的嫁妆颇丰,张佩纶用其购下昔日“结一庐”的珍籍,两人平日里览阅古籍,吟诗作对,自是清闲。有时张佩纶闲读古籍.

偶见一言,引其思虑,便以此论问李菊藕何解,菊藕所思所答颇的张佩纶之心,两人心意不谋而合,更觉得遇知己,两人间情谊更深,纵使外界议论纷纷,挖苦讽刺声不绝,时人难以理解此事,但李菊藕与张佩纶对此置若罔闻,两人琴瑟和鸣,不为局外人干扰。

但张佩纶与李菊藕的婚事本就为张佩纶的仕途加上了一道坎,再加上福建马尾战败,官场已无张佩纶立足之地。起初,红袖添香,佳人相伴,心中自是潇洒快意,可日久天长,大丈夫如何泯灭报国之心,因此张佩纶常感苦闷,郁郁不得志,时常借酒消愁。

可借酒消愁愁更愁,报国无门之痛无从消解,以致李菊藕也为张佩纶影响,丈夫整日闷闷不乐,自己又如何畅快的起来。

李鸿章年病逝,一年多后,张佩纶也于南京病逝。此时的李菊藕不过37岁。李菊藕37岁守寡,心有戚戚,但张佩纶还为她留下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且皆处垂髫之年,

,她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女作家,是近代文坛中的佼佼者。按照辈分来算,张爱玲是李菊藕的亲孙女,这一层关系想来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李菊藕费上全部心力教导孩子,命其背书背诗,手段颇严,以至下人都印象深刻,唏嘘不已。

但李菊藕的严厉颇有成效,多年以后,张志沂仍旧能将古文时文甚至奏折倒背如流,无事时在家里绕室咏哦,末尾处拖了长腔,一唱三叹地作结。

除了学问,李菊藕对子女思想意识上的管教也颇严,时人素爱攀比,万事皆求光鲜亮丽,而她教导子女要庄重朴实、穿着得体,常给他穿的老式衣服,满帮绣的花鞋,不同于那些纨绔子弟追求的时尚行头。

,时年四十六岁。纵观其一生让人不由感叹,实质上各类书文上对其的记载并不多,不过是寥寥数笔,纵使提到,也不过是李鸿章为她定下的婚约,是时人的的议论纷纷,是张佩纶记下的简单几笔,没有详尽的介绍,呈现的只是一个单薄的倩影。

她的所思所想,所爱所恨,都无从明确得知,看到她早年为家里悉心教导,颇通诗文,与张佩纶心意相通,每日吟诗作对,琴瑟和鸣,又于37岁丧夫,余生孤身教子,笔者不由得想到了

,李清照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使她自幼便有了良好的文学基础。

出嫁后与夫赵明诚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与丈夫分离,境遇孤苦。两人境遇颇有些相似之处,只是不知晚年的李菊藕是否“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是否时常想念丈夫,是否感慨一声世事无常,但她终究是这么早早的离去了。

带着那些不为人知的喜笑痴嗔匆匆离去,只为后人留下了草草的几笔文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