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振初,山东海阳人,少年时代离开故乡。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画花鸟动物山水等。以画虎题材的作品享誉画坛。被誉为“吉祥虎名家”。

画家曾在黑龙江五常从事基层美术工作多年,近年在“墨虎苑”潜心研究画虎艺术,探索出“丝皴法”

作品追求激情雄浑苍润博大的艺术特性,国内外大展中虎作品多次获奖,被海内外艺术馆及藏家广为收藏。画家出版有《荆振初画虎艺术》、《中国画范本丛书——荆振初画虎作品精选》、《吉祥虎名家荆振初》、《中国美术十大家》等个人专著合集三十余部。画家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展联展。画展收入作品有《国画山水系列》、《吉祥虎系列》、《十二生肖系列》、《吉祥马系列》、《稻花香系列》等。

十二生肖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类题材的绘画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历代画家多有佳作,近代的齐白石、徐悲鸿、刘奎龄等大师都画过,他们的作品深受人们喜爱。

我画十二生肖是在我多年画虎渊源的影响,而喜欢画其它动物的。画子鼠的灵性、精明伶俐;丑牛的强壮、诚恳倔强;午马的矫健、奔放浪漫;未羊的温顺、坚毅吉祥;申猴的机灵、坚强侠义;酉鸡的雄赳赳、美丽守信;戌狗的温和、忠诚可爱;亥猪的憨厚、老实可爱。在这类绘画过程中,我的十二生肖画运用夸张寓意、写意写实兼用的手法,追求简练清雅的笔墨。日积月累画得逐渐成熟,把每种动物画得生动、内敛、富有情趣,雅俗供赏。

今年时逢农历癸巳蛇年,蛇是绘画比较难表现的。画蛇贬义反面的较多,但我强化蛇的柔美魅力,蛇舞迎春的快乐姿态,我的小孙女看了说:爷爷画的蛇好看,不吓人我不怕。

十二生肖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宝贵而神秘的精神宝藏。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出生,就蕴意某一动物的属性。“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界万物都具有天然因果联系。今天我们要建设生态文明、和谐共生的美丽家园。愿在这美好家园里每一个中华儿女都能“花甲再逢”。

哈尔滨画家荆振初以画虎著称,本报曾以整版篇幅介绍过他的虎画艺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还擅长画鸡。在“千人画鸡”活动将要截稿的时候,他给我寄来了一大叠画鸡的图片。

我和荆振初有过一面之缘,甲申正月,我去哈尔滨的深山老林赏雪、滑冰,抽了半天时间去参观虎苑,他特地热心地为我做向导。因为虎苑是他的创作基地,他相当熟悉,一下子看到数百头老虎,这场面是颇为难忘的,我也明白了荆振初笔下之虎何以如此栩栩如生。中国的画虎画家中,还有谁有他这么方便的观察老虎的场所呢?

然而,有一幕情景,亦在我的脑海里拂之不去,不时地牵动内心深处的恻隐之心。这便是:作为虎苑的一个旅游项目,游客可以花钱买鸡喂虎。冰天雪地里老虎懒得活动,有人便花钱买鸡饲虎。家鸡飞得笨,老虎轻易便能抓住;野鸡飞得高一些,但终究逃不出高高的铁丝网,不管怎么挣扎,难免成为虎的腹中之物。弱肉强食固然是动物世界的铁律,但是,人们为了博得开心反而助老虎一臂之力,那些鸡惊慌失措、徒劳无益扑腾的惨状,真让人不忍目睹。

荆振初笔下之鸡,却依然是宁静而平和的。它们在竹间花下无忧无虑地嬉戏、觅食,哪怕有两鸡振羽相斗,也是同类的游戏,并不伤筋动骨,更无性命之虞。

这便是荆振初的善良,我不知道他当初看了鸡喂虎口的一幕作何感想,但他的笔下绝不会出现如此恐怖的场面。实际上,他笔下的虎也是温顺而恬静的,可以和人类和睦相处。他的鸡,更是一曲田园牧歌。

荆振初总是努力地把人世间最美好的一面奉献给读者。他的画之所以受到欢迎,这或许也是原因之一吧。

除了画虎、画鸡,但还画狗、画袋鼠、画鹰、画鹤、画孔雀等等。不论画什么动物,有一个准则是一成不变的,这便是:展现美,讴歌美。

又是冬季了,哈尔滨的冰雪世界真令人神往。然而,即使再去哈尔滨,我也不会再去虎苑看鸡了,我宁愿看画家笔下之鸡。

(原载《美术报》2005年2月5日农历乙酉·斯舜威原美术报主编)荆振初画鸡作品曾刊在多家报刊合集《古今画鸡·集成》、《书画百杰画鸡》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