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青铜方壶,素有山东大学博物馆镇馆之宝之誉。这对青铜方壶(上图)是济南长清仙人台遗址出土的精品,属于国家一级文物,其纹饰形制精美,铸造工艺极为高超,每年都会被借到外地展出。日前,参与当时考古发掘的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任相宏接受采访时说,这件珍品出土面世,其实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仙人台遗址位于长清区东南20公里的五峰山之阳,是一处典型的河旁高台遗址。遗址最早发现于1975年,其后,济南市文物部门对遗址进行过调查和复查。

1995年春,结合学生实习,山东大学考古系发掘了山东长清区(当时为长清县)仙人台遗址。除了岳石、西周、东周和汉代等不同历史时期的聚落遗存之外,还意外地发现了一处周代邿国贵族墓地。

墓葬的丰富与珍贵程度,都让考古界惊叹不已。这次考古发现在山东乃至中国考古学史上都是罕见的,对中国考古学及中国古史研究都具有重大意义,被评为1995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任相宏当时担任此次田野考古实习团队的领队。他回忆说,那时候学校因经费有限,买不起那些出土的青铜器,考古系上课的时候,因为缺乏实物、缺乏真品,难以教学生们辨识真伪,所以,我们那次实习,目标很明确,一方面是让学生们真实体验考古过程,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发现一两件真正的青铜器,用来教学。没想到发现那么多,也没想到那么精美。任相宏连用几个没想到来描述这次考古活动,他指着办公室两米多高的书橱说,当时,我一开始只是买了两件像这么大的铁橱子。我们最初设想,能发现一件就可以,两件更好,没想到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他说,这次发掘出土的文物非常丰富,包括青铜器、玉石器、骨角器、陶器等各类文物共计300余件(套),青铜器类中,仅礼器和乐器就达110件,器形硕大,铸造精美,还有7件铸有铭文,这对青铜方壶就是其中之一。

两件青铜方壶大小、形制相同,身高63.5厘米,底长29.5厘米,宽22.3厘米。

壶通体扁方,口微敞,长径稍内束,鼓腹下垂,圈足;盖为子母口,顶为圈钮形,缘外卷盖周边饰垂鳞纹,盖顶有两条盘绕的浅浮雕龙纹,其上复加刻阴线纹;颈饰环带纹,颈两侧有凤鸟衔环状耳,环呈索状;颈腹之间有一条宽带纹,腹部为蟠龙纹,四面各有一龙头,其中前腹与后腹的龙头为高浮雕,两侧为浅浮雕,龙身盘绕卷曲,线条流畅,并加刻阴线表示细部;圈足上部饰垂鳞纹,下部为素面;盖顶内侧与颈部内侧前后两面各有一个相同的铭文。

任相宏说:壶多是盛水或盛酒器,一般体量较小,但这两件青铜方壶,器形大,装饰繁美,且有一定的重量,我们推断,它们可能也不是常用器具,而是像列鼎一样只有在特定场合使用、且有一定象征意义的器物。仔细观察,你还会发现,这对青铜方壶的制作工艺是极其复杂的,仅耳部就需经过分铸、合铸两道工序,而整个器物铸造完好,也充分体现了当时的铸铜技艺水平之高。

至于这对青铜方壶的年代,被断定为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青铜器断代,主要依据铭文、形制、纹饰等判定。任相宏说,根据这些元素来观察,青铜器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夏代是青铜器的初步发展时期,器型较少,没有文字,造型简单,冶炼技术原始。商代早期种类增多,纹饰丰富,但未出现铭文和地纹,还处于发展时期;后期制作达到成熟。西周青铜器从神秘位置向社会生活迈进了一大步。春秋时期数量较多,技术有较大进步,但出现草率现象,开始走下坡路。至战国时期,青铜器进入消亡期。

另外,据目前所知,春秋时期这类方壶一般都是诸侯王所拥有,如著名的秦公壶和陈侯壶等。再加之,这处遗址墓地中出土7件带有铭文的青铜器,通过与文献资料相印证,发现此为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东方古国——邿国王室墓地,其中6号墓则为邿国国君之墓。这一重大考古发现解决了历史上延续了两千多年的邿国地望之谜,也为商周考古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