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在千兆像素图像质量下发现委拉斯开兹画作《纺纱女》的最小细节;能够以超高分辨率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欣赏梵高、塞尚、德加和其他许多艺术家的杰作;足不出户即可鉴赏西班牙所有历史时期的文物……得益于数字解决方案的应用,文化消费变得更具互动性和可及性,使参观博物馆的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多年来,西班牙的博物馆一直致力于将技术融入日常工作中,而新冠病毒的出现以及其导致的现场参观受限,加速了博物馆服务数字化的趋势。

报道称,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这些机构都需要采用一种混合模式,在这种模式下,“现场”体验与各种在线资源相辅相成,当然也少不了社交媒体上的内容。西班牙蒂森-博尔奈米绍博物馆的负责人埃韦利奥·阿塞韦多表示,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进化”。他对《阿贝赛报》网站说:“我们的使命是为社会而努力工作,技术提供了新的沟通渠道,让我们接触到以前不可能接触到的受众,也让我们有机会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活动。”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前,蒂森-博尔奈米绍博物馆已经开始提供多样化的在线服务。民众可以通过电脑、移动设备或虚拟现实眼镜参观该博物馆的常设展览和临时展览。该博物馆还推出了“连接蒂森”项目实验室,内容包括对某些画作进行放大,以发现人眼难以看出的细节。

2020年,由于受到公共卫生危机的影响,该博物馆推出了实时在线欧元。阿塞韦多说:“人们可以实时直接与他们的导览员交谈,导览员会向他们展示与现场参观时不同的视角,以及向他们介绍各种细节。”该服务具有双重设计目标。阿塞韦多解释说:“这是一种补充,让那些现场参观过的人能以不同的方式观展;也是一种激励,让那些从未进过博物馆的人有兴趣去参观。”阿塞韦多等人也在将这种模式应用于教育活动,以便为那些无法前往马德里参观该博物馆的学生提供服务。

报道介绍,数字化转型已全面渗透进西班牙各大博物馆。例如,国家考古博物馆推出了“线上国家考古博物馆”,它可以让人在不离开家中沙发的情况下参观40个展厅。普拉多博物馆在其网站上设有一个互动专区,并提供了两个展览的线上参观服务。

除了丰富的数字体验之外,各大博物馆还在社交媒体上发起攻势。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博物馆之一是普拉多博物馆。普拉多博物馆的数字通信业务负责人哈维尔·赛恩斯·德洛斯特雷罗斯说:“我们很清楚,我们必须找到自己的基调。”

报道说,他们选择了可靠的交流方式,例如带有博斯画作《人间乐园》中人物形象的一个视频,以及灵感来自索罗拉画作《海滩上的男孩》的一幅旨在提醒人们注意气候变化影响的画作。自那以来,他们就在这类内容中穿插展示普拉多博物馆后台工作的视频,例如艺术品修复工作室中的景象。

为提醒人们注意气候变化的影响,普拉多博物馆利用数字手段创作了修改版《海滩上的男孩》。(资料图片)

正如德洛斯特雷罗斯介绍的那样,在社交媒体上开设线上展览是为了满足人们克服出行限制去观展的愿望。他说:“我们为那些难以到达马德里的公众提供服务。”

蒂森-博尔奈米绍博物馆也已进军社交媒体。阿塞韦多表示,他们想要对抗某些人群持有的这样一种观念,即认为博物馆不是为他们服务的,因为他们不懂艺术或者这种形式过于正式了。

阿塞韦多说:“艺术品展览从不排斥任何人。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东西,它关系到我们的身份、我们的价值观以及我们今天关注的许多问题,比如生态。”但的确,以易于理解的“代码”与所有受众交流是至关重要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