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陶瓷的发展在土与火的交融中,折射了人类文明的进程。不同时代经济社会、文化和文明的发展见证于人们的生活之中,而人类生活方式的演进,也留痕在与之朝夕相伴的陶瓷之上。

华光陶瓷科学地拓宽了产品的使用性能,艺术地提升了造型设计,文化地点缀了装饰的精华,开创了“豪门仕风”子品牌,诠释了“感性之美、理性之真” 的生活理念,传达了当今社会与时俱进的生活方式。

著名诗人郭沫若写过一首《西江月·颂陶》词:“土是有生之母,陶为人所化生,陶人与土配成双;天地阴阳酝酿,水火木金协调,宫商角徵交响,汇成陶海叹汪洋;真是森罗万象。”这是对陶瓷的出现所作的哲理性诠释。

在瓷器传入欧洲后,瓷器就成为只有上层贵族才能享用的“白色金子”,同时也成为赠亲送友的贵重礼品。在欧洲许多国家的家庭观念中,体现生活质量的既不是汽车,也不是豪宅,而是一个家庭典藏和使用的瓷器、金银器和玻璃器皿,这些器皿正是欧洲人显示自我文化、个人素养、生活档次的载体,是人们生活质量高低的参照。

陶瓷磕磕绊绊走到今天,人们开始渴盼拥有既具陶瓷的使用功能又有艺术欣赏功能的完美陶瓷作品。而正当人们在琳琅满目的陶瓷世界里苦苦找寻她的时候,华光陶瓷“豪门仕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悄然入市了,并立即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老百姓有句俗话叫“中看不中用”,既“中看”、又“中用”的“豪门仕风”,取的就是一个“中间体”。她将华光特有的先进制瓷工艺和华夏国粹文化生动地交融在一起,融合成完美的艺术载体,这个载体在使用中成就了一面流动的风景,美丽优雅且耐人寻味。华光陶瓷“豪门仕风”实现了生活与艺术的完美交融,这种融合是天地、古今、阴阳“交割”的成功尝试。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徐徐展开的巨幅中国画卷中,青花瓷的镜头长时间定格和反复出现;一曲韵味悠长的《青花瓷》:“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精美的词句打动了无数国人的心扉,让人跨越时空,感受陶瓷的千年之梦。这种共鸣产生的主因是:人们就生活在“陶瓷家族”里,自然而然很想“寻根”。

古往今来,陶瓷就在人们的身边。在我国古代,王室贵胄们为显示家族的荣耀而不惜千金拥有奢侈瓷器。在欧洲,瓷器同样被皇室和贵族视之珍宝。时下,人们衣、食、住、行,几乎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它。

温暖的午后,一群淑女和绅士共度下午茶时光,咖啡杯与盘撞击的响声悠长而清亮,精巧的瓷杯中咖啡的香气袅袅升腾,优雅的英国风情也在热气中蔓延……这是电影《傲慢与偏见》、《雾都孤儿》中的宴会场景,而其中精美的陶瓷镜头频频出现,这一幕幕难忘的镜头成就了无数人心中永恒的记忆。这些将英国各个时期、各样风情元素以艺术的方式描摹在晶莹剔透的瓷体之上的陶瓷,彰显出 18世纪英国皇室雍容华贵、优雅和谐的生活风格。丹麦弗雷德里克王储2004年5月迎娶了来自澳大利亚的平民女友唐纳森。根据丹麦传统,在这个大喜之日,必须有一份代表全体民众的“人民之礼”。负责挑选礼物的组委会表示,他们收到来自全国各地800 多项建议,而最后被选中的是一首浪漫情歌和一套陶瓷餐具。

由此可见,陶瓷是人类生活信仰的见证,是人类文明进化的象征,是社会主流人群生活方式的体现。

随着现代文明进程和审美观念的变化,人们形成了多元化的物质和精神需求。于是陶艺家们开始着手从民族传统中吸吮母乳,从异域文化中汲取营养,探索和追求装饰的传承和创新,从而力求满足这种发展的物质和精神需求。华光陶瓷“豪门仕风”应运而生,专为社会成功人士“量身打造”,以成就他们的个性主张,彰显出他们较高品位的精神和物质需求。

一般来说,陶瓷艺术的创作目的既要满足人们的物质需要,又要满足其精神需要,最终实现让人们接受她、拥有她并享受她的愿望。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审美意识和审美标准也会改变,但是,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本身是客观存在的,是永恒的,现代陶艺不能游离于这一主题之外。换言之,让物质和精神“二元”相融在一起,陶艺才能健康地发展——想必这就是“豪门仕风”“出炉”的真正目的。华光“豪门仕风”站在“养身”与“养心”的双重高点之上,在保留餐具、茶具传统性能的同时,还相继推出了“天长地久”婚庆瓷、“保健养生”用瓷、“博大精深”文具瓷、“雕刻时光”卫浴用瓷。这些极具收藏价值的陶瓷作品正以无声的语言默默传递着一种生活方式的新主张,并从某种角度表现了人们生活理念的更新和发展,折射出人类文明和文化的进程。

“家丑也要外扬。近年来,我国陶瓷发展遭遇尴尬,导致了在国际竞争中只能以‘低档货’的角色进入市场。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的‘严冬’里越发让人心寒!”——某著名陶艺专家在国内一个陶瓷论坛上曾如是说。

中国近代陶瓷到底咋了?有人说是文化内涵的缺失。许多陶瓷企业往往只注重产品外观的设计,而不注重产品文化内涵的开发,产品缺乏创新性和格调性,缺乏精神的、艺术的、思想的、文化的诉求与表达,使品牌文化内涵肤浅空洞,没有亲和力。还有人说中国近代陶瓷作品缺乏独创品位和民族文化特色,更缺乏表现我们民族文化艺术的整体装饰设计产品,没有形成独树一帜的个性风格特色,从而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

我们来看华光陶瓷的标志,它以地球、太阳、月亮、彩虹为设计元素,构图圆畅,美满,精致,其含义是:华光陶瓷尽得天地灵气,日月之精华,向人类社会奉献彩虹般绚丽多彩的健康美好生活;渐变律动的弧形向内聚合且呈扩张之势,表现华光陶瓷在多元化发展趋势中蕴涵的巨大凝聚力和扩张力;红色的火热和黄色的成熟,象征华光陶瓷如日中天的鼎立之势。显然仅从这个标志难以说明华光陶瓷走出了上文中的“缺失”,然而睿智的华光人在艰难坎坷的发展历程中摸索出了治疗“病灶”的“良方”——打造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品牌,带给人们更多正面而积极的联想内容,让品牌内涵丰富而富有张力、让陶瓷产品充满灵性。喷薄而出的巨大品牌张力使得华光陶瓷在残酷的国际金融危机下,依然处变不惊稳健前行,缔造了逆势飞扬的业界神话。

话题再回到“豪门仕风”,这个阴阳“交割”、“ 二元”相融的瓷系,恰如一朵出水的芙蓉,花香盈盈娇艳欲滴。这匹瓷界“黑马”的横空出世,是华光人智慧的结晶,但让人又会产生这样的思考:陶瓷是伴随人类生存的器具,是人们生活信仰的见证,是人们生活方式的体现。中华瓷国为人类文明的进程推波助澜,瓷魂传承至当代,陶瓷人不仅要和与日俱增的文明需求同步发展,还要肩负起弘扬陶瓷文化、提高国人对陶瓷认知的重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