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学武,1963年生于湖北武汉。湖北省国画院副院长,湖北开明画院副院长,湖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三峡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东湖画社法人。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美展并获奖,作品发表于《国画家》《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画研究》《中国美术》等。出版有《胡学武画集》《荆楚画派名家作品集——胡学武卷》《胡学武意象水墨》。

2021年8月作品《山巅那些松》参加由湖北省委统战部、省级各派联合主办的《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百年华诞·同心同行—湖北党外人士美术作品展”》。

2021年7月作品《高山雄风》特邀参加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百年辉煌·武汉记忆-全国美术作品特邀展”。

2021年6月作品《峡江春暖》入选“永远的旗帜”—湖北省文联美术书法摄影邀请展。

2020年7月《南山圣水》入选202O“江山如此多娇新余傅抱石”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9年《路漫漫其修远》入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丹青山河·心系人民”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7年《借点南水润京城》入选“湖北省美术创作重点项目扶持工程·2017年度优秀作品展”。

2015年《早春》入选“纪念扬州2500周年城庆一一丹青扬州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5年《万壑松风》入选2015“水墨彭城”· 全国写意中国画作品展。

2015年《梦随溪走》入选“丝绸之路 绚丽甘肃”第九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油画作品展。

胡学武与笔墨画已经有三十多年历史.他沉于自然、宇宙,心在自然各处漫游,在宇宙深密处迷荡。自然、宇宙诱惑艺术家发现太多秘藏。的确艺术之心就是自然之心、宇宙之心。能如此者,必当热爱人生,沉迷文化,沐浴艺术。

学武作画放笔盘旋、泼墨潇洒,从整副作品分置黑白生象,方圆流变的美学原理与庄重饱和的墨色渲泻出神象意态、深秘勃露。时而粗笔狂放,一笔几笔之中均见吐纳宇宙万象;有时笔墨细致精为,深得自然之灵;有时仅此一线穷尽意态,或云、或水或山……,有时尽满纸墨点苍苍密密,神情深沉厚重,深穆无极,力藏日月星汉之天象。

一点生万象,一线贯时空。胡学武遵守着一点一线的规范自由自在,追求画家画的技法,文人画的笔墨,创哲人画的境界……

初次看学武的画会被其黑重浑厚笔墨所压倒。这种排比式的、咄咄逼人的笔触所呈现的山水,很难让人想象这是出自南方人之手,以至于你会感到画中的用笔有些粗野的,肆意蔓延着孔武之气。画如其人,不见其画,但闻其名,便知“学武”二字的含义了。《论语·雍也》中言:“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对于讲求君子之道的儒家学美观的人来说,中庸、中和或许是最佳的墨守的方式。这对于学武而言,这也许有些牵强附会,因为学武步入艺术的方式更多的是道家的“远观”,而不是将其赋予某种社会秩序的含义。

透过笔墨,我们看到的却是画家与宇宙通观、与天地同乐,与万物同呼吸,把握和体验大自然生命的脉律的独特通感方式。画面中,画家重复运用形状相似的笔触,并通过色调的渐变进而形成统一的画面效果。这种有意识重复运用笔墨,乱中取胜的造景方式似乎表明:画家杂乱中通过不断调整笔触,以试图寻找画家个体所体悟到的宇宙造物的偶然性和可能性的规律。物像生发于内心,跃然于白纸之上。遑遑乎,冥冥乎!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天籁之音在于心,画家用肆意涂抹的笔墨交织出一部宏大的交响乐,发现了内心的律动。

由此,在我看来,学武兄的这种喧闹或来自他对大山大水的无限热爱的感情,却又是他对自我生命意识的把握。学武兄的山水画中很少直接描绘人的存在,这种方法和传统山水将人物描绘得很小或不去描绘是一致的。但是,这种巡守道家的艺术方法并不能掩盖画家借助山水表现个体的张扬。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学武正是借助与“仁者”和“智者”有着密切寓意关系的山水,体验作为一个生命个体在大的空间环境下的艺术角色。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学武兄的画已经超出了绘画艺术的范畴,升华为做人为人之道。

除了气势磅礴的山水之外,学武兄所画的树倒更容易吸引我。可以说,学武兄是画树的高手。他能够将各种平淡不奇的树的张弛有度、疏密有序组合在他的笔墨中,这些树相互依恋、左顾右盼,连成一片,和山和水构成了大气磅礴的壮观景象。学武那种粗疏的笔触,充满情绪的皴染,点划狼藉地营造出狂放不羁的独特的艺术风貌。

学武兄十分善于处理画面中各种景物之间的关系。他对笔墨的理解是深刻的,不刻意关注单个形体的准确与否,而是将其放置在各种关系之中。在这种关系之中,笔才称之为笔,墨才称之为墨。笔为墨所动,墨为笔所用,笔笔墨墨,你你我我,构成了一个既沉寂无息,又喧闹无比的世界。这一切显得那么和谐。

胡学武的大写意水墨,是以平实传统的具象特征,去探索画面气韵灵动的抽象因素,达到引领深刻文化内涵的意象思考,从而升华到一种哲学思辨的道象内核。

胡学武从小不善言辞,天资内向,勤奋好学,踏实用功。从小他的各门功课都很好,尤其喜欢语文和美术。在中学的时候,胡学武显露了他的绘画天赋,并得到了学校老师马学长的的培养和指导,使得胡学武很早便在美术基础方面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

他很早便开始系统地涉猎水彩水粉、油画、国画等画种。早在八十年代,他就可以把黄宾虹,石涛的作品临摹得惟妙惟肖,把油画画得很有学院派的大师风范。

当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就读园林美术专业时,胡学武就告诉自己,这辈子,他的生命和未来将会与艺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沈先其提出的“哲人画”创作理念,给中国画坛带来一股新风,80年代初又提出了“人天本一”的艺术观点,对中国画的审美与创作取向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而这些,也给胡学武的艺术观念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和无限的光明。更加坚定了他将把中国的水墨山水,作为他艺术生涯的主攻方向和表达内心情感的主要视觉形式。

近几年,通过胡学武的新作,就可以明显看到他在中国水墨画领域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君子豹变的独特风格。

从他的《月亮滚太极》这幅作品,可以看出他对水墨基本元素的探索深度。“简”与“素”是太极图最基本的原理,“点”与“线”又是绘画最基本的元素。此作品以点为造型的主要手段,遵循着“太极图"的“简”与“素”的美学原理,在“简”与“素”的构成中寻找到中国画最朴素、最原始的“点”与“线”基因密码。点为阴,线为阳,中国画的秘诀就在一点一线之间。作品《月亮滚太极》以“简”与“素”通过“意象”的点和线来造象抒情,显示出作品的朴素性、自由性和天然浑成的视觉印象,让人感受到一种没有雕琢的本真性,形成了他独特的天地自然的审美妙境。“简”与“素”是道法自然的审美标准,是自然的本体状态。“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老子》第25章)。返本开新,让古典再生新意也是新时代的需求。

2015年是他作品大丰收的一年,作品《早春》入选“纪念扬州2500周年城庆一一丹青扬州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作品《万壑松风》入选2015“水墨彭城”·全国写意中国画作品展,作品

他把笔墨线条的探索与自己的思想感悟融为一体,使笔下的作品有更明显的视觉识别度和风格特征。《长江源》《执大象》《高山之巅》等作品,基本上是用几根大的轮廊线条勾勒出物象走势与形态,并运用传统的勾皴擦点染去表现。胡学武的画都以大粗线见长,屈曲奇古,不同一般。其线条在画中纵横飞动,有如在用草书笔法作画,积墨厚重的混点法,来自黄宾虹的山水画的混点法。此时的线条不是在为山而造型,而是在抒写自由,并将物象服从于笔墨的表现。线条的律动与交错,如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线条有很多相同之处,石涛用线生拙烂漫,构图新奇取巧,不同前人。学武的线条和构图亦有过人之处。有些人常常把新与旧、当代与传统撕裂开来,对立起来,其实它们不仅是相对而言,而且,互为转化,呈现出一种同方异向的态势。

胡学武的思想在深化,技法在拓展。《山雨欲来》《桃花谷》在表现技法上打破了山水画和花鸟画的界线,无所谓山水、人物、花鸟,这样更能表达艺术家的心境,更能诠释道法自然的艺术本质,更能让观者享受艺术的形式美感。在胡学武的山水画中有一种独特的气息,就是用崇尚生命的自然观去体现大自然的圣洁、幽渺、神秘、恢宏。他用笔墨点线表现主体情思,把大地的气韵同生命的律动相交融。此时,山不再是山,树不再是树,只是一团气在舞弄着流动的线条,笔墨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化为意象的符号,反映心与自然的灵性同化,从而升华到视觉形式的“道象”。

道象在视觉美学里是一个高层次的境界。胡学武把他所描绘的山水草木作为一个有机的生命体,他追寻着老子的道家学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哲学观念,把他的山水画成了具有生命意义的人生思考。

道家第一原则:“道法自然”。顺应自然,不要过于刻意,“去甚,,去奢,去泰”人要以自然的态度对待世间物像。

胡学武的画在对待自然,对待他人,对待自我的方面,都呈现了“自然——释然——当然——怡然”的高尚境界。

他用画入“道”来探究自然、社会、人生之间的关系。使受众对于“道”的含义,有了更加深入的思考:“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胡学武在以他的水墨作品,践行着他的生命历程,艺术表面上是造型,但它的内在本质却是情感,情感加想象能让艺术更加自由浪漫,其作品看上去好像不合常理,实却是充满着画理,它注重的是直觉启示,注重内在心灵的体验和神韵追求。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艺术家只有热爱生活,拥抱自然才有真情实感,才有创作源泉,才能以作品升华思想和灵魂。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