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鉴定市场之乱很大的原因就是鉴定专家之乱,而专家之乱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证书之乱。曾几何时,那些被广大藏家引以为骄傲的专家鉴定证书,现在早已失去昔日的光环。以往作为藏品保真抬价的资本,现在却成为假货赝品的标志。在古玩交易市场上真正的玩家那里,对于那些花钱买来的鉴定证书更是不屑一顾。只要是那些全国著名专家们开的证书,大部分都为赝品。这不是偏见,这也不是感情用事,而是一种一种必然逻辑。原因何在?大家知道,凡是真懂古玩的人肯定不会花几千元找专家去开什么证书的;反之,凡是开证书的都是那些没有独立鉴定能力的人。

一部分人是普通藏家,他们不懂古玩,也没有一线的实际经验,并不了解收藏市场上民间藏品的实际情况。他们只是从电视上、拍卖会上、或各种资料书本上了解古玩并开始收藏的。在那些媒介的误导下,他们以为国宝遍地、可以随处捡漏。所以,他们一搞收藏就是高起点、高标准,往往是以收藏国宝、官窑、精品为目标。一般的中低档古董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大家知道,市场上的好货日趋减少,尤其是那些珍品、精品、国宝之类。真正的玩家出以高价都难以觅得,靠外行人的误打误撞买到手的概率几乎为零。可是他们自己不懂、心里没底,也就不可能花大价钱去买高端真品,也只能和高端又便宜的假货赝品结缘了。

另一部分人是所谓的大藏家。他们是一些老板、官员等,手里有足够的资金,其目的不仅是玩,而且还要保值、投资。他们同样为各种专门忽悠人的媒介所误导,认为只要玩古玩就能捡大漏、赚大钱。这些人的最大特点就是自信,因为他们都是成功者,在各自的领域里都是成功者。他们不知道这种自信恰恰是他们搞收藏的软肋。古玩行是极为特殊的行业,和其它所有的行业相比,你的能力、智商、经验、人脉甚至经济实力都与成功无关。这里成功的第一要素就是眼力,没有眼力无论是谁都只有吃亏上当的分。像这种有钱无眼的人要买古董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请别人把关长眼。试想,在当今的社会当今的社会条件下,把钱交给别人去买自己不懂的东西,其结果可想而知。

这些年来,找专家长眼的、开证书的绝大部分就是上述两种藏家。而当他们拿着花成千上万买来的宝贝去找专家开证书时,肯定希望专家给予认同。从鉴定专家的角度来看,鉴定一件藏品收入几百元,如开上一张证书则挣到几千上万元,利润暴涨十倍。所以,迎合持宝人的意愿把假货说成真品的做法即得金钱又得人心,何乐而不为?在这种情况下所开出的鉴定证书你会相信吗?

其实,专家贪心的危害,绝不仅仅是使藏家损失每件几千元的证书费。更为严重的是,这种伪鉴会给藏家一个误导:既然是得到专家首定的东西,肯定还会继续去买;然后再找专家开证书,然后再买。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藏家买的假货越多,专家赚的鉴定费越多,藏家的腰包越来越瘪,专家的钱袋越来越鼓。

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长侯彦成发现一个河北的大藏家。他个人收集了将近三个亿的东西,大多是玉器。虽然他按老玉的价格收的,但基本上都是新的仿品。他为什么敢花如此巨款收藏玉器呢?有专家给掌眼啊。他家的证书摆起来就有一米多高,两米长,一大推,光开证书费就花了一、二百万。这些都是那些所谓的玉器权威给开的,他们为了赚到一两百万的证书费,却让他白白扔了三个亿。在我国的收藏市场上,因专家的误导而买进上亿元假货的事儿绝不是个例。铁的事实让我们触目惊心,一些所谓的鉴定专家们见利忘义,损人利己,已经到了无以复加、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上行下效,古有定论。具有相当社会地位、社会影响的著名专家们起带头作用。各类形形、林林总总的古玩艺术品鉴定中心,亦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尤其在北京、天津、广州等收藏市场比较繁荣的大城市,鉴定中心则更是遍地开花。没人管理,没有约束,随意定价,自由开证。所谓的文物艺术品鉴定市场已经堕落成了公开进行假鉴定、出售假证书的黑市场。令人费解的是,对于那些做假学历、假证件的假证贩子,相关部门是严厉打击穷追不舍。而对于这些数额大的多、危害大得多的公开作假鉴定证书的专家们,相关部门却是不理不睬,不管不问。

有的记者专门对北京琉璃厂鉴定机构状况进行暗访。刚进街口,路边就有人低声问:要画吗?记者被告知,无论想要什么画,古今中外任何大师、名家都有。记者跟随其走进一条小巷,在一个很小的门面店里,店主拿出一幅幅没有表过的片子,署名历代名家及现代名家的画作。并毫不掩饰的说:这些都是高仿的,但都是当代大师级、教授级画家画的,装裱后,一般人根本看不出真假。当记者问到是否可以出具鉴定证书时,店主说:“到外面大街上随便找家搞鉴定的都能开,只要交钱就行。”

《经济参考报》记者为了调查鉴定市场状况,曾从景德镇窑厂带回一件新烧造仿古瓷瓶,到琉璃厂一家鉴定机构鉴定。一位马姓专家拿起瓶子看了看,竟然断定这件新东西是清代真品,并开了鉴定证书。鉴定证书的结论是:“此器物为清中期典型精品,有一定收藏价值。”马专家还介绍说:每天来鉴定的有二三十人,最近山东一老板来鉴定五六百幅画,每张都开一个鉴定证书,光鉴定费花了上百万元。当然,依据这位马专家能把刚出窑的新瓷鉴定成古瓷的水平看,这位山东藏家的上百万元的证书费无疑是打水漂了。

民间鉴定机构如此不堪,那么在国家质监局监管之下的国家正式的检测机构又如何呢?这些机构包括全国各地挂靠于地矿部门、质监部门、各地宝玉石学会、全国工商联等部门和社会团体成立的黄金珠宝首饰类的检测中心等。此类检测中心,除了主管部门的审核批准外,更主要的是要经过各级国家质监局的严格审查,对于开办条件的要求比较严苛。

改革开放以来,为满足市场上广大群众对黄金宝玉石首饰的需要,各地的检测中心实现了对黄金珠宝产品监督和鉴定功能,对于市场规范化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也有个别检测中心,看到文物艺术类鉴定能够无拘无束挣大钱,而自己则是按件收费,每件十几、几十、上百不等,钱赚的比较辛苦,于是耐不住寂寞也想出一些赚钱的歪招。

笔者曾有几年时间在研究和收藏田黄,但当时最大的困难是对于田黄的鉴定。由于田黄极为稀少,真正收藏和研究田黄的玩家在古玩行里几乎找不到。自己不懂,又无人请教,这田黄又怎么研究和收藏呢?正在为难之际,有人介绍说北京有家检测中心可以检测田黄,笔者当即带着几块田黄石去了北京。在西直门找到了某检测中心。负责招待的是中心的D教授,他告诉笔者国家鉴定田黄新国标:是成分为地开石,加之具有田黄的特征,符合这两条的都可以开田黄证书。收费标准根据石头的大小,大约一克10元钱。如100克的会收1000元钱(后来又有较大幅度的涨价)。每块田黄如检测合格都给两个本:一是由该中心专家签字的田黄鉴定证书,另一本为X光红外线衍射光波图谱表,证书都可以上网查询的。

笔者检测了十块石头,没想到鉴定结果件件都是田黄。这使笔者的吃惊不小,第一感觉是自己的眼力真的是很高了,蒙着买的成功率竟然达到百分之百。第二感觉是自己发财了,这几块石头加起来有1000多克,每克1000元还值几十万呢!因为在这里检测很是鼓舞信心,以后不到半年内笔者又来检测过几次,除个别一两块之外,大部分都被鉴定为田黄石。后来笔者自己总结了一条经验,只要成分为地开石的石头,在这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可以做出田黄鉴定证书来。和我的情况相似,那几年的拍卖会上出现了大量的田黄拍品,绝大部分都是带着这家珠宝检测中心的田黄鉴定证书。稍微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猫腻。

当前在我国还没有明确的田黄鉴定的国家标准,但是从仅有的少数几家开展田黄检测业务单位所执行的检测标准都是:“地开石成分加田黄石的基本特征”。为什么要坚持成分加特征这个标准呢?因为,田黄的成分是主要地开石,这是没有问题的。但地开石并不等于田黄石。田黄石是寿山之上的寿山石母矿中于地面的碎石,经雨水山洪冲刷滚落到寿山溪中来的。然后,再经过水土环境的浸染作用二次生成而成为田黄石的。所以在寿山上的寿山石矿中,有很多都是地开石成分的。例如,:寿山上的高山独石、鹿目格、杜陵坑、尼姑楼坑、高山水坑冻石的成分都是地开石。这些石种虽然和田黄的成分相同,但其价值与田黄石却相差十万八千里。如上面提到的尼姑楼石,小的也就几百、上千元一块。高山独石更加便宜,一块就值几百元。而真正的田黄一般品质的也要几万元一克,要买几十克重田黄石至少也要上百万元。如果我们了相信的这家检测中心的鉴定证书,并以此为凭去买田黄的话,必然要落得个倾家荡产的下场。

在鉴定过程中笔者与该检测中心的D专家交流过时,提及北京大学的珠宝检测中心崔文元教授对田黄很有研究,他们检测田黄使用的是我国少有的大型检测仪器,知名度很高。D专家说:我们有业务关系,我们收的田黄就是上他们的机器检测的,笔者当时信以为真。

有一次,在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笔者看到了“北京大学珠宝检测中心”在这设立的分站,可以做田黄检测。于是笔者带了三块被D教授确认的田黄石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为:成分为地开石,但因不具备田黄石的基本特征。所以结论不是田黄石。笔者很奇怪,D专家不是说从北大珠宝检测中心的仪器检测的吗?为何二者的检测结果截然相反呢?这说明,D专家他们压根就没有用北大检测中心的仪器进行检测。北大检测中心坚持了职业操守,而D教授的那个检测中心则完全丧掉了职业操守,把国家所赋予的检测职能和鉴定权利变成了敛财的手段。他们这么做的同时,也给那些田黄收藏爱好者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

对于这种现象,有专家曾一针见血指出:“很多鉴定证书毫无法律效应,只是一些所谓的“专家”利欲熏心的产物。他们三五成群打着“著名专家”、“高级研究员”的旗号四处帮人鉴定,“名为鉴定、实为行骗”。只要藏友肯掏钱,无论藏品的好坏都可以出具鉴定证书,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甚至上万元。这样的行为使许多藏友蒙受巨大的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可以说一张这样的鉴定证书就是一场无形的悲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